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看后八

《学习强国》 16年奋斗走出乡村振兴宽阔大道

发布时间:2021-06-30 19:05:45     来源:后八里沟村山东鑫琦集团    浏览量:3920

   (作者:姜国乐、王浩奇

     16年能干成什么事?孟子故里山东省邹城市钢山街道后八里沟给出了一个村的答卷:从负债20万元,到村集体固定资产50亿元;从村民守着山岭薄地土里刨食,到住进楼房领分红、人均收入5万元;从偏僻小村里污水横流、“小偷碰头”,到城市新地标里处处干净整洁、人人争当孝星……古代将孝、悌、忠、信、礼、义、廉、耻“八德”,作为人应当具备的基本道德,以及治理国家的根本遵循。而后八里沟村的振兴源自践行了爱党、爱国、爱村、爱家,以及想干、敢干、实干、巧干的“新八德”。

爱党——这里的村民对党的感情非同一般

    3月1日午后,阳光明媚、气温回暖,后八里沟村会计张同燕带着几名小青年,大包小包地忙着给老人们发当月福利。广场刚更新的党史学习教育宣传栏前,几位老人边晒暖边聊天:“我们党今年建党100年了,不容易啊”“做梦也想不到能过上今天的日子,这都是跟着咱们党沾的光”……一口一个“我们党”,听起来像开党员会。张同燕见状随即拐了个弯先去给他们发,边走边悄声说:“其实他们老几位都是普通村民,没一个是党员。村民早就习惯了,都这么说。”

    来到后八,你会感到这里的村民对党的感情非同一般。听张同燕说,2012年,80多岁的老党员孔令英弥留之际,特地把村党委书记宋伟叫到跟前说出了自己的愿望:“俺一辈子听党话、跟党走,走了以后能不能盖党旗?”宋伟非常感动,查阅相关规定得知:去世的党员可以盖党旗,但党旗不能入土。不久后,老人安详地走完了自己最后一程,宋伟帮助老人完成心愿后,将那面特殊的党旗保存起来,时常拿它为党员上党课。

    “这是我父亲临终前嘱咐我送来的最后党费。”2016年3月4日一大早,村民宋光霁揣着1000元现金来到村党委办公室。原来,93岁的宋父宋长沂老人不久前去世,这是老人家在感觉自己快要不行时,嘱咐孩子们为他做的最后一件事。老人家颤颤巍巍地把钱放到儿子手里说:“跟党走了大半辈子,也没做啥大贡献,这是我对党的一片心意。”

    村民之所以对党如此热爱、忠诚,得益于村党组织对党员的荣誉感、责任感教育。从村办公大楼中央到党员干部胸前,从广场上普通的栏杆到工作人员笔记本封皮,满目皆是党徽、党旗。此外,高炮宣传牌上写着党的标语,广场宣传栏上张贴着党的最新精神,居民楼上还贴着党员承诺牌……这是一个从头“红”到脚的村。

    2005年前,后八里沟村两委班子一盘散沙,遇到困难就后退,村民喝了酒堵着村干部骂。失去民心的村党组织什么事都干不成,村里房屋低矮、道路狭窄、垃圾遍地,经济排名在街道倒数第一。

    “硬骨头还是得靠党员来啃,散落的心必须要靠党建来聚。”在宋伟看来,爱党不仅是一种情怀,更是后八发展的第一生产力。他一边动员村里能干事、敢干事的村民加入村两委,一边招揽社会上的有识之士到后八里沟村和村集体企业鑫琦集团工作。通过组织党员干部到红色景点、革命纪念馆、烈士陵园等处缅怀先烈,凝聚党员心力。村里有位因事故截肢的党员常年在家,无人问津,可每次组织活动,村党支部都要一视同仁,派人给他下通知。一次党课后,宋伟带着些营养品去给他送学习材料,这位老党员抚摸着系着红绳的党员学习材料哭了起来:“我都这样了,组织还记着我,真后悔当初为组织、为群众奉献的太少。”村党组织拧成了一股绳,干群形成了一道劲,干事创业就有了原动力。修路,治乱,成立酱菜厂和预制件厂,城中村改造,建农贸市场,成立鑫琦集团,后八里沟村通过发展结构多样化的产业,搞活了村集体经济。

    村子建好了,煤矿职工退休的村民宋长洲第一个从城里的小区搬回了这个“离城八华里”的农村来住。他说,村民从逢雨必漏的土坯房到水电气暖免费用的楼房,从吃了上顿愁下顿到人人持股、人均收入5万元,从祖祖面朝黄土背朝天到每年天南海北地集体“公费”旅游,从害怕被取笑不敢说是后八人,到现在走到哪里都被羡慕是后八人……想到这里,党员们返过身来更有干劲,村民们又会更爱党。

 

爱国——“胸怀祖国,才能走向真正的强大”

    走进后八里沟村新建的村委会大楼,头顶上的巨大红色五角星倒映在大厅地板上,尤为闪亮。讲解员王庆雪介绍,红色五角星代表“祖国在我心中”,周边分布着56盏日光灯,象征着56个民族一家亲——小小的后八里沟村里,藏着深深的家国情怀。他们尽管没有机会干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却以拼搏奋斗、无私奉献的方式表达着爱国之情。

    在鑫琦烧烤城正中央,立有一头躬身拱地的劲牛石雕,底座上刻着“奋进”“奉献”几个大字,落款是:2011年5月21日。当年初,村里挂出条幅:大干100天建成农贸市场。宋伟带领所有村干部和鑫琦集团的职工每天靠在现场义务加班,和工程队一起搬砖、铺路、打扫卫生。“我那时候还是25岁的小姑娘,就和男劳力们一块儿开洒水车、打扫卫生。”如今已是鑫琦集团董事长的宋海霞回忆,当时一层一层的灰尘把大家的手背染成了黑色,握住拳头才能看到指节出露出的白色皮肤,眼皮、额头也是一样。在工程到期的前一天,所有人站成一排并肩前进,一遍一遍地推扫浮尘和垃圾,大家从清晨忙到半夜,连饭都顾不上吃。村里给每人发了一只烧鸡,很多人舍不得吃就把鸡裹进外套等着带回家,干饿了就嚼根火腿肠。第二天天一亮,村民们无不惊叹:前一天还是一片狼藉的施工现场,一夜之间变成了干干净净的农贸市场,别说是建筑垃圾,就连一个烟头都找不到。

    几年后,邹城市清理违规占道经营、环保不合格的露天烧烤摊。文件下了,可烧烤摊去哪里、如何继续经营成了大难题。这时候,后八里沟村主动站了出来,为经营空间有余的农贸市场统一安装油烟净化处理设备,改建为环保烧烤城。同时推出免两年租金的政策,吸引70多家烧烤摊“退城进园”。不仅如此,由此产生的集聚效应还让摊主们的营业额意外翻番。既为政府分忧,又让烧烤摊增收,还赋予农贸市场活力,可谓一举三得。

    “后八的发展已经不是后八里沟村自己的事了。”济宁市委常委、组织部部长张百顺在邹城任职时的一句话,让宋伟至今记忆深刻。“格局决定全局!”他意识到,只有走出后八、胸怀祖国,才能带领村子走向真正的强大。爱国,既是强村做奉献的担当,更是强村变强大的原因。

    2019年9月1日,由鑫琦集团投资建设的邹城市第一所民办寄宿制学校北大新世纪邹城实验学校如期开学。这所现代化学校从开工到开学只用了6个月时间,就像从朱雀山下突然冒出来的一样。今天再谈起当年学校的事,宋伟为我们透露了一些内幕。学校本是北大、邹城市和青岛一家公司三方合作的一个项目。可摊子铺开以后,投资方青岛公司突然停止投资,影响了全市招才引智的信誉。谁都清楚,学校项目注重社会效益而非经济效益,况且在县级城市建寄宿制民办学校,招生也将面临很大的难度。

    “教育是百年大计,一分钱不赚也不能耽误孩子们!”关键时刻,后八又站了出来。他们向市里承诺补缺投资方,建设并运营学校。接手项目时已是3月份,距离承诺的当年开学只有半年时间。时间紧任务重,从开工那天起,所有村干部、鑫琦集团职工,不论男女、不管是干部还是普通职员,下班后绕过自家小区直接到工地加班。在宋伟的带领下,男的铺路、搬运材料,女的搬砖、打扫卫生,每天雷打不动忙到凌晨两三点。现在的北大新世纪邹城实验学校招生办主任宋光明回忆说:“我们后八一直有‘夏天外出不穿拖鞋、不光膀子’的纪律,这次也破了例,男劳力们个个光着膀子挥汗如雨,一晚上就能修出一条路。”

    爱国是一种境界,它总会在虔诚者的付出背后准备一份更大的回报。学校的如期建成进一步扩大了后八的社会影响力,让鑫琦集团的业态里多出了教育板块。如今,学校仅幼儿园、小学已经正常运行了两年,不少学生都是从邹城市外慕名而来。目前,二期工程初中、高中校区正在紧张施工,预计今年9月就能竣工招生。

爱村——“后八的发展也有我一份付出”

    今年元宵节当天,全村组织开展了一场“幸福大家庭、美满一家人”全家福拍摄活动。鑫琦花园广场上,老人孩子在前边,中青年人在后边,全村人沿着梯台正好围成了一个圆形。照片洗出来后,全村1760人不仅没有一位缺席,反而多出了100多位。仔细对号才发现,很多村里嫁出去的闺女听说要拍全家福,也都纷纷回来“蹭镜头”。宋伟说,拍摄“全村福”就是为了增强村民的集体荣誉感和主人翁意识,很多因出嫁、工作等原因走出去的村民仍然怀念这个大家庭。

    村民爱村和村庄发展是一对互为因果的概念,任一方面都能成为良性循环的起点。早在2009年,后八里沟村就不惜拿出26万元组织512位村民去北京参观学习。出发前,宋伟给大家提了个醒,每家出一名代表,要带着3个问号去:一是看看人家怎么发展?二是想想我们今后怎样发展?三是自己应该为村庄发展做什么?一辈子没出过远门的村民去了天安门、万里长城,还参观了郑各庄、韩村河……一路上你一言我一语,长见识找差距谈看法,回来后个个都铆足了劲要为村庄发展出把力。后来,后八里沟村将18—65岁的男性村民分成10个组,实行村民轮流自治站岗执勤制度,每天晚上9点至次日早上6点在村里进行治安巡逻,既营造了良好的治安环境,又增强了村民的主人翁意识。

    “让每个村民都有‘后八的发展也有我一份付出’的感觉,这样大家就会更爱村,更支持村里的发展。”在村史馆,宋伟一边说,一边展示一封普通村民写给村委的信:“我不是在打工,也不光是在赚钱养家,我也是在建设自己的家乡!今天我吃的苦受的累,我的子子孙孙都将会因此受益……”这是2010年4月,全家多年在外工作的宋长学,主动申请回村工作时写的。像他一样,陆续有宋利鸿、宋光明、宋庆超、宋亚墙、宋福建等50多名在外发展的后八里沟村青年先后回村干事创业。

    人心齐,泰山移。在一张村集体企业山东鑫琦实业集团成立的老照片前,王庆雪介绍说,“鑫琦”二字就是取“心齐”之意,既有多金之富裕丰盛,也有美玉般温润品格,寄托着后八村民对未来美好生活的向往。后八的今天也证实了这一点:只有村民团结、干群一条心,这样才能战胜困难,实现乡村振兴。

    时间回到2011年。村里在建设农贸市场的过程中,吊车作业不慎碰断了高压线,影响了当地一家国企的正常生产。企业找到后八里沟村索赔偿,要说法。当时村子正处在发展的关键时期,把资金都投到了项目上,哪还有钱赔偿?企业、村委双方在村办公室僵持了一下午,宋伟被逼得走投无路。“他们要把咱书记逼走了,以后谁给咱们做主?”宋海霞实在看不下去了,一时莽撞,跑到村大喇叭播音室里哭得稀里哗啦。她这一哭不得了,知情的村民纷纷赶到村委会前,不到半小时,夜色下站了好几百号村民,都要为宋书记叫屈。“大家伙不要激动,请相信我们一定会保护好宋书记,妥善处理这件事情。”后来,市领导和街道领导出面,妥善解决了矛盾,帮助后八里沟村渡过难关。

    “这么好的人,当初要是因为这事不让他干了,他得多委屈啊!”64岁的宋长保就参与了当时的“行动”,至今提起来还理直气壮。老爷子一边从里屋往外倒腾礼品盒一边细数道:“你看看,村里每月都会给俺老年人发300元的营养品、购物卡和零花钱,怕俺舍不得花钱,还专门买了内衣送过来。每个月还为当月生日的老人集体过生日,现场还给发生日钱,还给全体村民配股份……宋书记和村委会把心都给俺操到这个份上了,咱能不拥护人家吗?”

爱家——家家堂前挂祖训,人人都以孝为荣

    “先人后己,先老后少。以孝为先,根深叶茂……父慈子孝,兄宽弟忍。夫倡以和,妇随以顺……”在后八里沟村采访可以发现,家家户户中堂上都挂着统一装裱的《宋氏祖训》。家是孝的发生地,也正是因为孝才使得家在每一位后八人心中有了更重的分量。

    去年8月,在后八里沟村执行了14年的敬老金缴纳制度正式退出了历史舞台。2005年,村两委确立了“党建统领、孝德育人、产业富民”的发展思路,为了“逼”年轻人提升孝老意识,村里要求每个成年子女每月至少交50元给村会计,再由村里转交其父母当零花钱,这一制度一直沿用到今年。通过这样的“孝善”教育,如今人人都拿自家老人当宝,这一制度也就适时废止了。

    2005年之前的后八人心涣散、村集体经济长年亏空,任凭村委会换了一茬又一茬,可不论谁出任村支书,村民们总是信不过。心病还需心法医。宋伟上任后,首先做的事就是抓孝道,由村集体出资给村里所有60岁以上老人发生活补助。“一辈子没上过班,没领过工资,现在村里月月给发‘养老金’,很多城里人都没享过这待遇。”村民宋长梅告诉记者。

    村集体硬从干瘪的“荷包”里掏出钱来发“养老金”,让很多老人早早站在了村两委身边。紧跟着,“婆媳公共浴池”正式开放,只要是儿媳妇带着婆婆洗澡的一律免费。村里还要求每人都要参加村办夜校,不仅要正儿八经地按时听课、做笔记,还要轮着当老师,分享自己身上的孝老爱亲故事……不知不觉间,一个“孝”字,成了后八里沟村给每位村民灌输最多的“基本准则”。

    十几年来,后八里沟村一直把“十大孝星”作为村里的最高荣誉进行表彰,不仅要开全村大会发大奖、作报告,还会把当选者的照片放大,配上个人事迹进行展示;《村规民约》中关于孝老爱亲的条款年年修订,只为更贴合时代特征和老人需求;在村集体企业工作的1000多名员工,每月都可在公休日外请到一天的带薪“孝亲假”,专门拿出时间陪伴父母……

    孝善文化催生出不少孝善故事。七旬老人本应是享受天伦之乐的年纪,而宋锡亮70多岁的时候仍在独自照料100多岁的母亲。母亲在世的最后几年,他干脆把床搬到了娘屋里,每晚起来好几次看看老人家,问问有没有哪里不舒服,需不需要上厕所。夏天的时候,屋子里热,又怕老人着凉不敢开电风扇,他就用手给母亲扇扇子,直到母亲舒服地睡着。老母亲看着同样已经白发苍苍的儿子为了自己忙前忙后,心疼得泪水涟涟:“儿啊,你年纪也这么大,自己多保重。”村里的人都夸他孝顺,宋锡亮却说:“我把母亲照顾得再好,也不及母亲对我的三分之一。”

    “懂孝善才能有好家风,好家风才能培育出好村风。村风好了,也就没有了发展的后顾之忧。”在宋伟心目中,“孝”字有着千钧的分量。近年来,村里推出“孝善故事”微信公众号,将村内评选出的“好媳妇好婆婆”“孝善家庭”事迹做成MV推广,并鼓励村民通过孝善微信群晒出自己孝老爱亲的影像资料,将家风“小故事”存入家庭《孝善相册》。同时,村里为老人设立养老股、保健股,让老人们月月有钱花、年年有分红。据统计,村集体每年用在老人身上的费用达700万元。

敢干——“做一个有公心的人,活得才有力量”

    自西向东穿过后八里沟村,你会感觉像走梯田一样拾级而上,住宅楼、商铺、烧烤城、汽车城就建在一级一级的“梯田”上。这是因为村子处于一片落差十几米的坡地上,2005年以前,山水长年累月冲出了一条水沟,沟又分出许多分支,即便是一场小雨,全村也会污水横流、道路泥泞,人得扛着自行车走。村委大院因为平常很少有人去,里面的草齐腰高,三间村办公室只有支部书记的屋不漏雨。村班子软弱涣散,九年换了三任书记。宋伟前任的支部书记虽然有好人缘,但是不敢得罪坏人,软弱无勇干不成事。那时村里偷盗盛行,小家小户的村民常常亲眼看着小偷将自家的猪撵走,都不敢上前制止。

    穷也好,乱也罢,根源还是在于村两委班子。宋伟一上任就先来了个“角色互换”,将村里几个 “刺头”拉进干事创业团队,一来将他们稳定起来,二来减少开展工作的对立面。让他们中占用集体农机的人负责清理公物私用现象,让村中最不规矩的人负责抓全村治安工作,让经常打牌赌博的人负责整顿不良社会风气……很快,被个人占用的集体的打麦机还了回来,村民晚上睡上了安稳觉,村里的风气也好了起来,当初的“刺头”也成为了各行业的创业能手。

    治乱,既要有菩萨心肠,更要有金刚手段。俗话说“新官上任三把火”。第一把火,他竟引火烧身。宋伟以身作则,要求别人做到的自己必须做到,自己的大哥是村里多年的会计,为了避嫌,在村委会议上宣布的第一件事,就是撤了大哥的村会计,这件事让父母很生气,不理解地问:“你大哥不贪又不沾,为什么?”宋伟一句话:“避嫌!”不再多解释。这件事,引起了他和大哥的矛盾,好几年不理他。不仅是这件事,自己的三嫂无视村里的规定,在自己的地里栽树,这件事,众所周知,众目所睹,这是继撤了大哥的会计之后又一件事,简直是向他挑战,宋伟自己动手把树给拔了,三嫂上门找他大骂大闹,从此,三哥三嫂对他一家人视而不见。几年后,宋伟再提起这件事,三哥三嫂一笑了之。这两把火,大义“烧亲”,既烧化了人们心头的疑虑,也点燃了人们对未来的希望,从此之后,村里再也没人违犯村里的规定,村里的工作走向了正规。

    “做一个公心公正的人,我感觉活得才有力量、才有胆量;做一个干净的人,我感觉活得才轻松。”宋伟经常给员工们说:“咱们的项目越来越多,钱也越来越多。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咱们拿自己该拿的,千万不要碰别人的东西。”

    2010年,一位村干部负责村集体开发的房地产项目建设,被承建方南通某公司哄骗盖了公司的章,把“没有发生的工程量”虚报到实际结算的价款中,意图坑害后八2000多万元。对方恶意多要工程款,并恐吓宋伟“你们盖了章就必须拨款!我知道你们是集体制,这个钱也不是你的,给了我也穷不着你家。再说,我们各部门都有人,商会能联系各级机关,只要不给钱,我们就写黑信告你!不信你就走着瞧!”宋伟听了以后义正言辞:“我们的人失误盖了章,该给多少给多少。要想多拿门儿都没有!这钱是全村老少爷们的,给了你我就是后八的罪人!”

    紧接着,一系列的不幸接踵而至。对方找小报、写黑信、打恐吓电话,一些执法部门介入调查,在社会上引发污蔑性的谣言,宋伟坚信“老天自有公道,老天不害好人”,他在煎熬中坚挺了半年多。最终,市委市政府英明决策成立了调查小组,彻查事情的经过。

    什么是公心?以百姓心为心,这就是公心。后八的产业一步一步做大做强,宋伟不仅没有将利益攥到自己手里,反而把自己应得的也捐献给了集体。他不仅将自己的建筑公司、物业公司无偿交给了村集体,而且自掏300万元作为原始注册资金成立鑫琦集团。2017年,后八里沟村响应号召实施村集体经济股份制改革,拿出12亿元为全体村民和员工配发股份。宋伟本可按30%的比例领到4亿元分红,可他一分钱没要,全部充公为村民分红。在邹城市委常委、组织部长梁伟看来,“这就是宋伟的公心,就是他敢干的底气,也是后八里沟村迅猛发展的动力。”

实干——“后八的发展才是我的命”

    在后八,村干部和鑫琦职工团队是一个超长待时、高效运转的群体。所有工作人员统一服装,是党员的胸前别党徽,不是党员的胸前别毛主席像章;无论是凌晨、中午,还是夜晚,无论是党委书记、公司法人,还是刚入职普通员工,啃方便面、嚼火腿肠加班是常有的事;所有人一专多能,既能当讲解员、办公室主任,转眼又能上菜倒茶、打扫卫生。宋伟常对大家说:“别人休息咱们开会,别人吃饭咱们干活,这样才能笨鸟先飞。”

    在后八里沟村,加班是常事。特别是在每个项目建设的时候,都会有攻坚战,不论白天黑天、晴天雨天,特别是宋伟。“只要有项目攻坚战,无论有多累、有多晚,他都会亲自指挥、冲锋在前。连书记都这样拼命,我们没有理由不好好干。”党办主任曹敏感慨颇深。

    长期高强度的工作使很多“90后”像“80后”,“80后”像“70后”。宋伟这个“75后”看起来则像60多岁的老头:他大哥宋长华65岁了仍一头乌发,可今年只有46岁的他头发几乎全白。有一次,他带女儿坐高铁出门,乘务员看到独自上厕所的女儿上前好心劝说:“小朋友,下次上厕所记得让爷爷带你去。”一句话让爷俩面面相觑,十分尴尬。宋伟一心扑在村里,家里的事全部落到了妻子程梅一人身上。孩子小,时常忍不住拿妈妈的手机给他开视频:“爸爸,你今天能不能早回来一小会陪陪我呀?”正在工作的宋伟虽然满口答应着,可每次都会食言。

    人终归不是机器,长时间超负荷工作导致宋伟脑脊液外漏。起初,当兵出身的他并没有在意,直到有一段时间,他一歪头就会有液体从耳朵里滴出来,这才同意去医院接受治疗。2016年,他辗转来到北京治病,病情比想象的更严重,必须立即进行开颅手术。在进手术室的前一刻,他最不放心的还是村里,把电话打到村会议室里,开着免提一一交代工作。“这次要是真没我了,你们也得继续好好干。我倒了,全村老百姓的靠山不能倒!”他就像交代后事一样叮嘱大家,在场的所有人边听边都两眼抹泪。

    宋伟住院期间,宋海霞和杨瑞霞硬着头皮挑起了大梁,可干什么事都处处碰壁。当时,鑫琦国际广场项目正在建设,为了开口和绿化的事,她们跑这个部门跑那个单位,急得都哭出来了,怎么都办不下来。“十多亿的项目在那里怎么办?没有他做主,真感觉天要塌了。”村党委委员、鑫琦乐购超市董事长杨瑞霞回忆,当时受了一周的难为,姐妹俩坐在项目2号楼前的工地上一筹莫展。无意间一抬头,只见宋书记头上缠着白纱布,冒着雨站在了她俩面前。“宋书记!”两人异口同声惊呼起来。司机桑鲁偷偷告诉她们:“医生让宋书记术后一定要多休息,可他放心不下村里提前出了院,连家没回就直奔这里来了。”

    在宋伟和大家多方协调、努力下,开口和绿化的问题得以解决。几个月后,一期工程里的鑫琦乐购超市顺利开业。可宋伟因为没有按要求注意休息,病情复发,只得再次进京进行二次开颅手术,风险会更高。这次,宋海霞实在忍不住,和丈夫偷偷买了火车票去看他,正好赶上他将要进手术室。手术电梯的门关上的那一刻,他的妻子程梅再也摁不住内心的情绪,靠在宋海霞肩上扑簌簌地掉泪。

    宋伟再次挺了过来。这次,医生说什么不再让他早出院,一再强调要多休息。可心里装着村民的他怎么可能在病房待得住?为了不让医生知道,他多次晚上偷偷跑出病房,让桑鲁带着他赶5个多小时的路回到村里,处理完工作后,在第二天早上医生查房前再赶回病房。左右为难的桑鲁问他为什么这么拼命,他说:“要不是村里的工作支撑着我,我也不一定能醒过来,后八的发展才是我的命。”

    自古忠孝难两全,劳累辛苦也好,开颅手术也罢,宋伟都感觉没什么,这辈子最难以承受的痛就是母亲的去世。老人家任劳任怨一辈子将他们兄弟六人抚养成人、成家,尽管没上过学,但常说的老话儿、老理儿让他受益终身。2017年7月,家里身体一向很好的老母亲突然去世。大家担心他着急没告诉他实情,只是打电话说,他母亲病重,赶快回来。高铁到站已晚上9点多,办公室主任曹敏在车站看到宋书记,一下子哭了出来。宋伟立刻意识到:“坏了,娘不在了!”等他马不停蹄赶回村时,娘的遗体已经躺在了灵堂里。“娘啊!娘啊!”他扑过去连磕了三个响头,嚎啕大哭。

    父亲去世时正值北大新世纪邹城实验学校建设攻坚阶段。即便是在守灵期间他还惦记着工程,他每天晚上10点多等吊唁的客人走了以后,就穿着孝鞋去工地查看工程进度。钢山街道党工委书记王勇也经常夜间沉到项目一线,听说宋伟的事迹后说,“他真正将个人的命运、荣辱和后八的发展融为一体了。”

巧干——5人村党委班子4人是外聘大学生

    如今,村子发展起来了,家家户户过上了好日子,后八里沟村党支部也升级为党委,为了更好地服务村民,村党组织对党员干部的要求也越来越高。2018年5月18日,鑫琦集团发了一份内部通报,内容是免去宋田田鑫琦商贸有限公司董事长的职务。宋田田是村里的党员,也是宋伟的亲侄女,这么做,很多人都不能理解。宋伟说:“小错误是购物广场有一处天花板开裂,迟迟未能处理。大错误是工作缺乏创新,事业推动缓慢。为村民服务凭的就是一颗公心。我是村党委的带头人,首先就得带头公正。”

    乡村振兴,关键在人。既要留得住土生土长的乡土人才,还要引得来四面八方的下乡人才。后八里沟村5名村党委班子成员里边,除了宋伟以外,其他4位都是外聘的大学生。“清官难断家务事。我们全村人都姓宋,只有将有本事、和村里没有利益牵扯年轻人吸纳进来,党组织才有活力,村子才能继续发展。”宋伟说,他们一直坚持唯才不唯人,从社会上吸纳优秀人才加入村两委班子,参与村庄治理。

    善于育才、用才,才能更好地留才。宋海霞2007年刚回村工作,从物业公司的普通员工做到物业公司经理,再到鑫琦酒店经理、房地产公司负责人,现在成长为鑫琦集团的董事长。除了因为她勤快、泼辣的性格外,更离不开村里对她的培养。小到贴通知单时胶带要用剪刀剪成齐口,大到如何经营一个资产几十亿元的公司,无不有宋伟指导的身影。接管鑫琦酒店时,年仅23岁的她有点打怯,宋伟鼓励她说:“不懂不要紧,只要你肯学、肯钻研,就没什么困难的。”在宋伟的引导下,她坚持把每一位客人从楼下接到楼上,从门外请进房间。登门拜访客户,推荐新出的菜品,逼着自己穿长筒袜、踩高跟鞋……酒店生意被她做得风生水起,直到现在,还有很多客户给她打电话订房间。

    思路决定出路,态度决定结果。后八里沟村党委制定了《负责人工作任务自愿认领奖励制度》,激励负责人争先进位,普通员工励志成为负责人。宋伟在表彰大会鼓励大家:“肯干事,能干事,你在后八里沟村、在鑫琦集团才会有面子、有收入、有地位!”的确如他所言,无论是本村村民员工还是外聘员工,只要是为公司发展作出贡献的都能享受到配车、配房、配股等丰厚的福利。“我现在的月工资达到了23000元,比宋书记的都高。3年前还因工作出色获得了一台价值50多万元的越野车奖励。近期,她在集团新开发的小区买了一套200多平方米的房子,公司将为她补贴78万元的首付款。我还有什么理由不努力工作?”在宋海霞心目中,在鑫琦工作,付出和回报永远都是成正比。

    后八里沟村不仅善于对员工进行科学管理,也注重对村民进行向善引导。“全济宁我不敢说,在全邹城市没有一个小区敢跟我们比卫生。”张同燕在一处宣传栏前停下,拍着胸脯说,“有这样的成果多亏了这张丑善评议榜。”原来,村民搬迁上楼之初,村两委认识到,提高村民素质却没有像住楼那样简单。必须先从改变村民的一言一行开始,于是在村民居住的鑫琦花园,每个居民楼的单元口都设置后八里沟村丑善评议榜,并村报曝光栏、小广播,将村内好人好事、坏人坏事向全体村民公示,引导大家崇德向善、见贤思齐。13年来,白榜越来越少,红榜越来越多,村民的素质不断提高。

    “老百姓的小事就是村两委的大事,干好小事赢得的是大民心。”宋伟说,他们不仅要抓好“面子工程”,还要用活奖惩制度。每天7点半上班,但他经常清晨5点多钟就从家里出来,到村里各处检查。小区里的灯不亮了,井盖儿压不严实了等细节问题他都会一一记录下来,等到7点半上班时,召集相关负责人立马处理。

    一位担当好书记,一群内心火热的人,为了骨子里的信仰爱党、爱国、爱村、爱家,强筋健骨筑灵魂;为了群众的利益想干、敢干、实干、巧干,终教日月换新天。站在高处瞰后八,内心闪现的是2000多年前,孟子“五谷熟而民人育”的美好期盼。想想,是后八人用16年的奋斗实现了圣人梦想,再想想,更是一个伟大的时代成就了后八人。